站内专题搜索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热点专题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胜利70周年 >> 抗战历史 >> 和平心声 >> 浏览详细内容
本多立太郎:一个日本老兵的战争忏悔
字缩小 】 【 字放大发布时间: 2012-05-22 浏览次数: 1749 次 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2005519日,本多立太郎踏上卢沟桥。那一天,北京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这是他此生第四次“谢罪之旅”,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4月,中国各地相继爆发反日游行、中日关系再一次陷入紧张状态后,他写信给北京的朋友说:“为了日中两国年轻一代的友好,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到中国来谢罪。我是当年侵略战争的参与者,我了解历史的真相。”

      这个声称要日夜不停地谢罪的91岁老人,腰间挂着一个人工膀胱,每四个小时就要清理一次。

      他有些秃顶,但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他一言不发地走在中间那一段未经过修整、崎岖不平的桥面上。

      他的的脚步停住了。他的膝盖一点点下沉,直直地跪在凸凹不平的卢沟桥上,长时间地、深深地低下了头。

“她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句:恭喜。”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他23岁,是日本朝日新闻报社的一名年轻记者。“卢沟桥事变第二天,日本的报纸报导了这一事件。”本多回忆说,“当时的报导说,因为中国军队开了枪,日军为了保护在华日侨的安全,被迫参加了战斗。”

      那时他所看到的绝大多数战争报道,都是:我们占领了东北、我们占领了南京,云云。“我只是很不理解,既然总是胜利,战争应该结束了吧。”本多回忆说,“不知道为什么,总也结束不了。”

      本多是在日军侵华战争全面开始后才应征入伍的。因为近视和扁平足,他被列为后备役。他庆幸,“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战争”。

       来中国谢罪期间,他经常被质问:“作为一个参加过战争的老兵,你是否认识到这是一场侵略战争?”

      “是的。”他诚恳地回答。“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参加?”

      这个问题本多不知怎样回答。他谈起了16岁时,读了一本叫《第二贫穷故事》的书,这是日本著名共产党人河上肇撰写的一本马克思主义启蒙读物。和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中国相似,大多数日本年轻人也在经历着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理论的轮番浸袭。“我们看到自己的国家正经历贫穷。无论怎样努力工作,人们还是吃不饱饭。年轻人都在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

      看完这本书后,本多说自己“赤化”了。在他当时就读的札幌第一高中,几乎每个年轻人都抱着和他一样的梦想:用共产主义来解救自己的国家。但这个思潮在广泛蔓延开前就被军国主义的高压制止了。

      不久,“九•一八”事变,中日耗时15年的战争由此拉开序幕。

      1937226日,战争终于侵入了他的生活。那天,本多照常上班。远远地,他就感到气氛异样。走近才看到,在报社大门口架了一挺重机关枪,100多名士兵将报社大楼团团包围起来,大楼外墙上的弹孔像一只只眼睛在盯着他。“我很害怕,不敢进去,也担心我的同事,不知道有没有人受伤或死亡。”

      在那天早晨发生的袭击中,朝日新闻报社印刷厂的排字车间被捣毁。虽然在其他报社的帮助下,《朝日新闻》当天出版了晚报,但对于这起改变日本国家面貌的“少壮派政变”,再没有任何媒体敢于评论和批判,读者们只是被告知:发生了这样一件严重的事情。而越来越多的号召是:战争、参军,为了祖国。

      19395月,本多接到了一张粉红色的急电:“征兵令已到,速回家。爸爸。”他愣了一会儿,意识到:战争真正到来了。

      本多剃光了头发,向报社附近一个茶店走去。他要去向一个“必须告别的人”告别。

      推开门,茶店老板的女儿正在擦桌子。她抬头,看到了本多的光头,眼神瞬即黯淡下去。5年来的每天下午,本多都到这里喝茶,和她聊天,他们也曾偷偷一起出去散步。“我们就那样坐在桌子两边,始终沉默。”91岁的本多微闭着眼睛,“最后,她轻轻地对我说了一句:恭喜。”

      每个收到征兵令的日本年轻人都会收获这句话,以示为国参战是光荣的。

      女孩儿说完便站起身,消失了。本多独自一人坐在店里,音乐声突然从一台老式留声机里传出来,是他最喜欢的西班牙舞曲:波利乐。“旋律在茶店小小的空间里一点点膨胀,曲调越来越热烈、高昂,我感到一股热热的东西从我身体里一点点上升,我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但音乐停止了。安静了一会儿,音乐再次响起来……“我抬头看着天花板,心里一直在想:这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儿为我放的音乐……”

      曲子连续播放了五遍。本多站起身来,默默走出了茶店。

      战后,本多听说,这一家人在1945年的东京大轰炸中全部丧生。一句“恭喜”成为诀别。

      这便是战争带给一个日本年轻人的最初印象———与心爱的人分别,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我要活着回来,把我的不满说出来。”他完成了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然后开赴战场。

      “没有人能够逃避兵役。”本多不知道今天的人是否能够理解。“如果有人拒绝参军,军队会包围他的家,周围的人都不和他们说话,不卖给他们东西,他的家人、亲戚都被孤立起来,被认为是耻辱的人。”

      曾有一位他的学长试图抗拒,在被送到新兵营的路上逃跑了。几天后,人们在河边找到了他和女友的尸体。他们双双自杀了。“除了死,无法逃脱。”

[1] [2下一页 
分享到:
文章关键词: 和平心声 相关阅读
  • 对不起,暂时没有符合条件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