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专题搜索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热点专题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胜利70周年 >> 东江纵队史 >> 综述 >> 浏览详细内容
东纵战旗
字缩小 】 【 字放大发布时间: 2015-08-28 浏览次数: 2978 次 来源: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
 

东纵战旗

王作尧

  

粉碎了日军的“万人扫荡”,我们的部队越战越强。回顾在党领导下建立人民武装的五年来,我们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中间经过东移挫折,又由大到小。重新回到敌后以来,在东江人民的爱护、支持下站了起来。1942年,我们历尽千辛万苦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残酷进攻,1943年,我们英勇作战接连取得抗击日伪的辉煌胜利。这支东江人民子弟兵成长壮大了。

党中央根据全国革命斗争的需要和我军成长的状况,决定公开宣布华南抗日游击队为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武装队伍。命名我们的部队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指令曾生任司令员,林平任政治委员,我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杨康华任政治部主任。

1943122日,是东江纵队正式宣告成立的光荣日子。这一天,坪山镇内,红旗在朔风中猎猎招展。广场上,聚集了1000多战士和不计其数的群众。庆祝会上,政治委员林平同志宣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成立宣言》和向全国发出的通电。宣言书和通电迅速飞遍了东江两岸,飞向全国,在国外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宣言中这样写道:“从五年来的抗日自卫斗争中,使我们全体同志一致认清;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的救星。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历次制止了内战危机与投降危险。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在任何困难面前都不畏缩后退,总是有办法克服困难,向前迈进。我们东江子弟兵能够坚持敌后抗战,就是由于有共产党正确的政治主张作指导,以及全体同志共同努力与各界的援助。因此我们全体同志一致热诚的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反对内战投降,坚持团结抗战进步的一贯政策,更一致热烈的接受与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认为我们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能够获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我们全体同志的无上光荣,是东江同胞的无上光荣,是广东同胞的无上光荣!”

东纵正式成立的这一天,我在宝安县大船坑指挥破坏敌人广九铁路通车计划的战役,没有参加庆祝大会。夜深了,想着这是华南抗战史上有着深远意义的时刻,我的思绪有如长河奔流,滔滔的浪花把我带回到几年来的峥嵘岁月。

我想起了1938年春,自己满腔热情出发到东莞的夜晚;想起了在东莞打响了抗日枪声的峡口榴花塔之战;想起了和曾生同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想起了我们两支部队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的许许多多场面。将近六年了,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我们有过几乎全军覆灭的东移,一个个亲如手足的战友流血牺牲,我们的部队和根据地的建设几起几落,斗争是多么艰苦啊!但是,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我们在毛泽东游击战争思想的正确指导下,在重重困难中不仅没有倒下去,相反地,我们发展、壮大起来了。今天,我们公开举起了党的旗帜,让它高高地飘扬吧,它将指引我们走向胜利!

东纵战旗在炮火硝烟中飘扬,我们乘日军万人扫荡后伪军驻防立足未稳之际,以水银泻地之势,向日伪军发动猛攻,开展了一个杀敌立功竞赛。我军首先向广九铁路这条日军在华南的战略动脉开刀!

1944111日出击广九线常平站,全歼伪军三O师八十九团的1个连。23日,彭沃大队向林村车站守敌进攻,歼灭了日军驻林村看守物资仓库的1个分队。25日开始向广九线全线展开破击战。29日在常平解决广九路伪护路队、伪区署。

斗争是非常激烈的。3月,伪四十五师调来接伪三O师的防,开了1团人到东莞、宝安两县交界的黄猄坑。我们的第三大队把他们诱入口袋,第五大队赶来支援,把成团的伪军打垮,消灭了他们两个连。5月,我们纵队领导机关把东、宝两地的一些部队集中到东莞梅塘地区整训,驻广九路樟木头一带的日军侦得情报,立即出动奉安师团加藤大队约400多人,远道奔袭。凌晨,敌人摸到梅塘附近,我第三大队独立中队政委李中、中队长黎汉威率部立即抢占制高点马山阻击敌人,掩护机关撤出。敌人用密集的炮火和机枪轰击扫射,李中(钟若潮,泰国归侨)同志中弹牺牲。邬强、彭沃同志分别带领部队增援配合,一直打到黄昏时分,敌人从小路撤退了。敌人这次进犯,死伤了五六十人。我们也牺牲了20几位同志。

在广九路沿线,军民间传诵着机智的“仲夫队”袭击常平的新闻,还有“老虎山下的英雄”黄友小鬼的动人事迹。

常平是敌人的1个主要据点,驻有日军1个中队,伪军1个团,伪警察1个大队以及几个联防队。但是,这个水泼不进的据点,却让我们以卢仲夫同志名字命名的“仲夫队”打得它焦头烂额。“仲夫队”曾经夜袭了驻常平圩伍贞祥当铺的伪警察大队,不发一枪生俘了该队的大队长,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手枪百余支。他们曾两次日间化装潜入常平解决了两个联防队,其中1次,我们的手枪组在敌人营房附近生擒了日宪兵队长山本少佐和他的翻译官。东纵《前进报》报道常平的战况时,用了一个风趣的标题:《打常平实在平常》。

黄友同志是何通独立中队“小鬼班”的班长,他这个班素来以战斗英勇顽强著称。1944721日,独立中队袭击广九线上的平湖,全歼伪军1个连。当中队押着近100个俘虏,带着缴获的80多支枪,在风雨泥泞中撤返时,途经老虎山下,断后的“小鬼班”遇到日军的追击,走在队伍中间的伪军俘虏伺机哗乱。黄友立即主动请缨带领全班就地阻击敌人,掩护部队前进。全班的小英雄在尽力杀伤敌人之后,大部分都壮烈牺牲了,只剩下17岁的共产党员、班长黄友。他的头部负了重伤,还竭尽生命最后的力量,抱着枪滚到泥潭旁边,把枪埋下了泥潭,不让武器落入敌手。

纵队司令部为表彰黄友同志,授予他“抗日民族英雄”的光荣称号,授予全班以“黄友模范班”的集体荣誉称号。《前进报》上登载了报告文学《老虎山下的英雄》。延安新华社也向全国发出了广播。他们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激励了东纵全体战士向敌人展开更坚决的斗争。

广九线在东江纵队的频繁出击下,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日伪军迫得只能龟缩于东、宝县城和铁路线上几个较大的据点中不敢出来。

日本侵略军在港九地区重兵驻扎,布防严密,巡逻队穿梭似的来来往往。但是,像一把尖刀似的插在敌人的心脏中的港九大队在强大敌人面前,充分运用游击战的特点,制定了一套在城内和市郊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的战术,使敌人像瞎了眼的巨兽一样,处处挨打,受袭击,惶惶不得安宁。最使敌人伤透脑筋的是我们的短枪队,刘黑仔的短枪队就是其中的一支。

刘黑仔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孤胆英雄。在香港刚刚陷入日军手中的时候,他就给未站稳脚跟的日军来个“满天神佛”的打击:他的短枪队在香港岛的筲箕湾、铜锣湾、中环、九龙的尖沙咀、深水埗到处张贴传单和标语,使敌人军警四出,如临大敌。敌人指挥部的电话响个不停,这里报告说发现刘黑仔,那里也报告说发现刘黑仔,几乎天天都如此。在敌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刘黑仔他们就化装成买卖的商人、西装笔挺的绅士、捕鱼刚回的渔民四处活动开了。一会儿,九龙某处站岗的敌兵给打死了,过一会儿,尖沙咀的日军营房爆炸了,接着,某汉奸在大街上被枪毙了,尸上放着一张给汉奸们的警告书……敌人听到刘黑仔的名字,无不谈虎色变,不寒而栗。

以后,在东纵战旗下,涌现了更多刘黑仔式的英雄,港九大队如虎添翼,在敌人的心脏中纵横驰骋。1944211日,他们抢救美军十四航空队失事飞行员克尔中尉出险。12日,日军立即出动海陆空军1000余人向九龙地区进行扫荡,港九大队与敌周旋于九龙山区,炮击沙头角以钳制敌人,并派出短枪队深入九龙散发传单,使敌人恐慌地回师港九,胜利地粉碎了日军的“扫荡”。接着,从4月中旬起,又对港九地区的敌人进行了全面出击:抢救被俘印度士兵;袭击吉坳敌伪军;深入九龙市区爆破亚皆老街的第四号火车铁桥;消灭沙田第四号地窟警卫队;处决汉奸特务头子陆通译;活捉日本南支派遣军高级特务头子东条正之;短枪队在大埔秘密登陆,解决日军岗哨;在梁洲海面截获敌船……港九大队还在香港、九龙市中心大量散发、张贴胜利捷报及告香港九龙同胞书,使港九日军日夜不得安宁,港九同胞拍手称庆。

当敌人因广九线被我切断,开辟了一条从香港到台湾,一条从香港到菲律宾的海上运输线时,我们也相应地在大鹏半岛两侧成立了两支海上游击队。东侧1支是刘培护航大队的海上中队。中队长是吴海,活动范围是澳头港的外围。西边1支由港九大队组织,中队长是陈志贤,活动于大鹏湾上。

两个中队刚成立时,都只有20多人,最初是挑选一些渔民出身的战士组织起来的。他们出过海,经得起大风大浪,最重要的是,他们与当地渔民有密切的联系,军民骨肉相亲,能更好地展开工作。那些朝夕出没在风浪中的渔民,在茫茫的大海中,凭着看多少叶风帆,便可辨认出哪是渔船,哪是“捞家”(即土匪)船,哪是汉奸、日军的船。有了这样的群众基础,我们就像多了一双“千里眼”。

[1] [2下一页 
分享到:
文章关键词: 东江纵队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