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专题搜索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热点专题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胜利70周年 >> 抗战历史 >> 和平心声 >> 浏览详细内容
感动中国的松冈环女士
字缩小 】 【 字放大发布时间: 2012-05-18 浏览次数: 1541 次 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松冈环:孤独的警世者

      松冈环,1947年生于日本大阪府。毕业于关西大学文学系东洋史学科。此后十年在家养育儿女,并有志于从教。在佛教大学教育系(函授)获取小学教员资格证书,被录用为教员。一位普通的日本女人,因为两年多前上海辞书出版社翻译出版了她收集撰写的102个侵华日军原士兵证言的《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一书,而为中国读者所熟知。如今,松冈环再一次以日本人的良知和中国证人的口述史实,用一份特殊的、沉重的成果,来揭露和挫败日本有些人企图否定南京大屠杀史实的阴谋——这就是一部汇集了南京大屠杀120位受害者人证言的《南京战•被割裂的受害者之魂》。该书由沈维藩翻译,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2005年被中宣部和新闻出版总署定为反映抗战和二战的百种重点图书之一。

 

2011感动中国人物评选候选人

      这一年,日本发生了很多事。松冈环却还是原来的模样,化淡妆,拾掇得整齐优雅,看上去很年轻。

      她已经64岁了。松冈环越来越明白趟入中日间的历史,如趟入了一条充满烦恼的河,走得越深越是无助。

      23年前,只因以良心追问真相,松冈开始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民间调查。这些年,她采访了250名日本兵,前往南京70多次,不断走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日本右翼对她恨之入骨,污蔑她收了中国人的钱。

      2004年,她的朋友——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因无法背负那段历史的痛而自杀。松冈环觉得更加孤独。

      而孤独让她越发坚定,她立志发动一场市民运动,把她个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研究,通过亲历者证言集会以及演讲的方式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

      因为无助,松冈环对于历史真相的拷问精神,更像是一个象征。用她的话说,她要用余生持续这场还看不到终点的事业。

 

为了守信如约而来

      每年的春天,松冈环都会来南京慰问南京大屠杀幸存者。2011新年刚过,她就预订了两个月后的机票。

      就在快成行的前几天,日本发生了9级大地震,之后是海啸、核泄漏。松冈环住在大阪,躲过了劫难,但她的两个儿子在东京工作,那里核物质浓度超过正常的23倍,停水停电,出行困难。

      松冈的孩子们很支持母亲的事业。2010年,松冈的小儿子陪同母亲一起来到了南京,还参与了摄像工作,为寻找幸存者的进程留存下影像资料。

      虽然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松冈环还是登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我和南京有约定,每年那个时候都要来看望、慰问幸存者,给他们带来一些礼物,给他们受伤的心灵带来一丝安慰。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弥补。”松冈环说。

      这次到南京,松冈环还是要寻找当年发生在长江边的大屠杀资料,寻找日军南京屠城时,在太平门进行的屠杀中幸存下来的老人们,留下他们的证言。在此次之前,她已经找了很多年。

      松冈环的调查有个宗旨,即注重细节真实,对每个屠杀地点,都力图通过受害者、加害者两方面的亲口叙述加以证实。而现在,南京大屠杀中松冈环唯一没能找到幸存者的地方,就是太平门一带。

      在松冈环长达23年的调查中,有10名日军士兵提到了太平门屠杀,却苦于没有来自中国的记录。

      今年3月,她打听到原来太平门的住户大都迁到了一个叫白马山庄的地方。三度走访白马山庄,松冈陆续找到4位亲历者。

      “即使中国的研究也做不到这么细致!”松冈环说。因为松冈环关于“太平门惨案”的调查,已经详细到时间、地点、军队番号以及惨案发生具体细节,中日双方的证词可以完全对上。

      离开南京后,松冈环一路找到河北保定满城县一个叫魏庄的村子。1942415日,这里发生了日军用毒气屠杀32人的惨案。与这个村子相邻的冉庄是电影《地道战》故事的原型。如今冉庄以红色旅游而人尽皆知,然而魏庄惨案却被历史尘封。

      松冈环在魏庄寻找当年那场惨案的幸存者,一个老者对她说,自己当年还是个10岁的孩子,亲眼看见母亲被日军杀死。多年来,从未有学者向他求证此事。

      1940年到1944年,中国各地发生了多起日军制造的屠杀惨案。据一份数据表明,除了南京大屠杀以外,死亡100到数千人以上的惨案达390件,死亡10100人以上的惨案达2300件。而这些惨案大多不被人所知,甚至连具体的记载都没有。

      “调查的重要性无关乎惨案死亡人数的多少,而是这些惨案确实存在。”松冈环说,她希望日本人明白,日本带给中国的伤害,远不止南京大屠杀这一起。

 

纪录片导演

      如今,松冈环正在努力成为一个纪录片导演。因为电影的传播可以吸引更多人来走近这段历史。

      两年前,松冈环把多年来采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记录和证言拍成了一部85分钟的电影《南京,被割裂的记忆》。这部片子在日本一直无法公映,松冈环只能通过在地下零星的公民放映会,向日本国民遮遮掩掩地述说这段历史。

      20116月,上海国际电影节主办方邀请《南京,被割裂的记忆》参映纪录片特别单元。这让松冈环感到振奋。当她兴冲冲地专程赶到上海和支持她的朋友来到影院门口时,却不见影片的海报,在展映中滚动字幕也没有打出相关信息。不仅如此,电影一开始,中文字幕与英文字幕不相符,当事人明明说了三句话,中文字幕只打一句,而且错译比比皆是。最让      人受不了的是,整个纪录片的画面变形,且不清晰。

      影片一结束,观众全体起立鼓掌,向松冈环表示敬意。松冈环却难过得差点落泪。倔强的她,第二天就向主办方发去了抗议信。作为弥补,主办方特意在世纪大上海电影院重新放映了一场。

[1] [2下一页 
分享到:
文章关键词: 和平心声 相关阅读
  • 对不起,暂时没有符合条件的资讯!